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广西发现目前最大石铲祭祀遗存 出土微型石铲像吊坠

广西发现目前最大石铲祭祀遗存 出土微型石铲像吊坠

http://lanyep.cn | 2020-03-26 00:37:45

原标题:广西发现目前最大石铲祭祀遗存
长4.5厘米,宽2.2厘米,这样罕见的微型石铲,形态完整,通体光滑,呈束腰状,小巧得像一枚吊坠。6月17日,在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最近一次对隆安县乔建镇博浪村大龙潭考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中,一批有规律放置的石铲出土,这种微型石铲也在其中。     该遗址目前已挖掘了3600平方米。在挖掘现场记者看到,在一处约60平方米的探方范围内密集分布着近70件石铲,这些石铲大多呈双肩束腰型,也有双肩带袖的和楔形的。体型大的长度有30厘米,纤小的长宽仅在5厘米以内,且绝大部分刃部厚钝。石铲均有意识地放置,几乎所有铲面都面朝东北。“这批石铲大多采用硬度较小质地较软的页岩制作,不少石铲制作精细,表面打磨光滑,其形态美学方面的强调远远超过对实用功能方面的追求,显然不是作为生产工具使用的。”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谢广维分析说,从石铲出土时有意识地排列的状态看,或与人类举行的某种行为仪式有关。目前学术界根据其遗物单一的特性,多倾向于认为是一种祭祀遗存。     “这是目前发现的最大的石铲祭祀遗存”,谢广维称,各种形式的石铲都在同一地层出现,说明是同一时期的产物,联系到该地区周边石铲遗存分布较为密集的情况,当时这一地区应该有一批部族在此生存,时代“大约是在距今3000年到4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当代生活报讯 记者 林芊芊 实习生 贾麒瑾)     相关新闻:     石铲祭祀遗存 几多疑问待解     约3900年前留下的隆安大龙潭遗址,出土数百枚石铲或较大碎片,多数面朝东北,阵形奇特     一个大石铲制作精美,长度约有40厘米。     为配合南宁老口水利枢纽工程建设,近来,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对位于隆安县乔建镇的大龙潭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目前已初步完成了约3600平方米的考古发掘工作,发现了大量石铲和迄今广西最大最完整的石铲祭祀遗存     惊:掘出数百石铲及其碎片     6月17日,记者来到隆安县大龙潭遗址。这一约3900年前留下的遗址位于右江西面,背靠两座小山,地势平坦。它在1978年修建大龙潭酒厂宿舍时被发现,次年,考古人员在此发掘出大量石铲。该遗址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大石铲遗址,在学术界颇负盛名。为配合基建,今年3月起,考古人员再次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     在发掘现场一处约60平方米的探方里,石铲林立,特别密集。“仅是这个探方就出土了70多个保存完整的石铲。”主持发掘工作的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谢广维说,目前考古人员发掘出完整的石铲近百个,较大的石铲碎片数百片。     考古人员将石铲作了原地保存,记者看到,这些石铲形态各异,有楔形,有束腰形,还有双肩带袖形,几乎包含了此前发现的所有石铲形式。石铲的大小也不一样,较大的长40cm,宽18cm,最小的只有4×1.8cm,相当于成人两节手指的长度。     南国早报记者逐一观察,发现这些石铲多以页岩制作,有的只作了初步加工,轮廓和质地粗糙,像毛坯或半成品;有的打磨精致,外表光滑,造型美观。     奇:多数石铲面朝东北方向     有趣的是,这些石铲呈现出明显的特点。   一是石铲大多刃部朝上,柄部朝下,呈“倒栽葱”状。显然,这并非随意为之,而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     二是多数石铲面朝东北,且面部向东北略微倾斜,一些体型稍大的石铲虽采用侧竖放置,但面部同样朝向东北方向,展现出一种强烈的指向意识。谢广维指着远处说:“前面就是右江,这些石铲几乎都是面朝右江的方向,跨过江面还有一座高山和石铲相对。古人在选择祭祀场所的时候,常常会和一些自然地理现象相联系,这种现象值得进一步探究。”     三是从整体排列上看,这些石铲并不整齐划一,甚至有些凌乱,但局部还是有规律可循。比如有的地方几把石铲呈“一”字排开,这或许可以解释为它们并非为同一次祭祀活动放置,可能在短期内存在多次祭祀的情况。     四是石铲放置的形态令人难以捉摸。这批石铲大多为单独放置,但也有部分为两件或3件叠在一起的,这种情况无论是刃部朝上直立摆放的石铲还是侧竖摆放的石铲都存在。其中有一些层叠的,是两个材质较差、只经过初加工的石铲,夹着一个材质较好、打磨精美的石铲,类似于“三明治”。这究竟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目前尚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     由于除了石铲外,大龙潭遗址几乎没有其他文化遗物出土,令这些石铲的出现和摆放形貌十分费解。谢广维认为,这些石铲显然都是有意识摆放的,目前较合理的解释就是与农业祭祀有关。     “这些石铲不是生产或生活用具”,谢广维说,从材质来说,它们大多采用硬度较小、质地较软的页岩制作,其硬度和易破损程度并不适合作为生产工具;从体型来说,有的过于巨大,有的又太纤小,且绝大部分没有开刃;从制作来说,不少石铲制作精细,打磨精美,其形态美学远远超过实用功能的需要,更可能是祭祀用具。再者,在遗址里除石铲外很少发现其他遗物,显然与生活居住的场所有所区别,而更可能为单纯举行某种仪式的场所。     疑:尚未发现人类居住遗址     根据推测,大龙潭遗址出土的这些石铲,为大约3900年前制作,其时,我国中原地区已进入青铜时代,而广西的先民仍生活在新石器时代晚期。     这些石铲是谁制作的?祭祀对象是谁?制作者是什么人?住在哪里?谢广维表示,由于这类遗址、遗物较为单一,而同期发现的遗址又往往不见这种造型独特的大石铲,因此很难确定它和广西同时期其他考古遗存之间的联系。要解决这个疑问,关键在于找到这类遗存所属群体的居住遗址。遗憾的是,目前考古人员在大龙潭遗址附近没有发现人类居住的遗址。     记者了解到,考古人员下一步计划对大龙潭遗址周边进行详细的考古调查,力求在这方面取得突破。关于祭祀对象到底是谁,也有待在发掘过程中进行土样分析,提供更多可供参考的依据。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些静静肃立了近4000年的石铲会透露更多秘密,古人类的生产、生活、祭祀画卷将在我们面前缓缓展开。(南国早报记者 龚文颖 文/图)  
相关阅读:
新房网 https://xinfang.zhuge.com/
图片新闻
  • 中芯国际股价周一大涨14.95%
  • 高配三款配置丰富 国产起亚K3配置曝光
  • 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24小时不间断作业